采撷

注目:文中人物为我现实生活中真人同学x反正也很ooc就是了

白槿=张小姐姐

倒数第二段狗子视角

全程剧情靠猜

「红豆相思知不知。」

——————————————

江南春至了。

三十里外的轻风杨柳又开始照旧飘摇,在如烟如雾的蒙蒙细雨中更添旖旎。

吹淡了白日作梦的思绪,消散了众口啼啼的喧漾。

艳艳入梦来,妍妍似春归。

戏梦携春巧笑嫣然,勾起如朱红唇浅语。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梦中容颜说得真切。

他便拿起那把刀。

“入骨相思——”

“应如是。”

应如是,应如是,晕开了三里红染。

仍莫道,仍莫道,离去了春风得意。

——————————————

有一首最简单的童谣。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于是等待春风渐染江南的红,街上无趣可谈的孩子们就开始用清澈的嗓子哼唱这首歌。

明明是相思,相思。

他们却多演出离别。

———————————————

人都说,江湖年少。

然而年少的只是江湖,却非岸下轻易即逝的飞鸟。

剪去流光,还几许?

天生痴人多半勤奋不得。

几曾见你用脉脉眉目合挨苍苍山色,又几许见你用绛红嘴角挂起暮色浅湾。

千尺的梦,轻易从崖上一泄而去。

失约罢,故人空踏山河万里。

何不念一句从容,去寻你故乡院旁的红?

采撷那些相思,再一并葬入土中。

随你的流浪和旧日丢去。

———————————————

白槿眼看那些似曾相识的东西一个个回到身边。

枝上的柳芽开了又开。堂前的归燕悠悠啼啭。

该说惧色无有,并不然。

总有他一辈子都在盼望的东西,随着那门前江水载过的乌篷船远去。

日复一日。月叠一月。

来年春天又念君,此去往风成过客。

要怪只怪那些红了的相思太过扰人,像眉间点染的朱砂,有恃无恐。

————————————————

他与他。

曾经门前的那条江仍是游水捉鱼的好地方。

他会拾那些细碎的阳光送给他,像送去一个童谣里的梦,一首谱了浅思的诗。

春去又来,月缺又圆。

若是就此合上那段时光,也许门前的江水就再不会拥挤,院旁的红豆也再不会多发。

也许,也许。

也许我仍能看见京城河岸那方的你。

————————————————

生为人,人为生。

从呱呱落地,到为生计而奔走。

我们到底经历了多少?

我本来应该记住那些的。

如果你还在规则的红线前为我驻足停留的话。

那一首童谣有时天真的过分了。

等院前红豆多到压坏了枝,也许满江的江水也会甘愿倾倒吧。

说到底,也像胭脂的红,吞没了半边面庞的真切。

————————————————

世上如果众多。

可惜并未有一个渡过彼岸,脱离苦海。

我该念你的离去只是其中迷失的选择。

人群逐渐合上湮灭微弱的光辉,但我应该在何处见过你。

如果有如果,

那么院旁的红豆会开一朵花。

藉由那些利落的时光,它会在飘摇中开得更艳。

旧事糜烂,落了点滴到雨中。

是该采撷那些相思,换作红豆。





评论
热度(1)

© 鐵線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