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得像个痴汉怪阿姨

温柔

温柔
  如柔水轻逝,她的身姿轻曳,摇摇欲坠,坠落这无尽遐想,人间是非。
  她只能似一位梦中的女子,挽免春风,褪却寒意,召来心中所长想,若梦浮起,却无法切实,像只笼中雀,梦中颜。
  她是才女,识文亦知礼。芊芊玉手能写文词,梳天下大理。可她一生无法猜透,是爱,是人心。
  她不知如何描摹这孤零的失落,亦无法解释最后结局的落寞。她的人生,终于那一碗毒酒,灭于杂陈的泪水。
  无法辨识,天下人的面孔,正如她无法辨别他的心。你心何属?回应她的,只有宫阙间的冷漠。逃不去了,丢不开了,这是她最后的挣扎,却归于无用。
  她望着那母仪之位,心中总伴有无限慕意,她猜着,总有一天,她会跟她最爱的人,坐在一起,独观那天下繁华路。
  可终是猜罢了,没有了事实辅佐,她突然虚妄的像个笑话,悲戚的故事。
  他最终只喜欢她的外表,于是移情别恋,似乎也不无道理。可她呢,一心所属,傻傻的,浑然不知,她已失了先手。
  她仍温柔地爱着他,温柔地喜爱着这个世界。
  即使消散在历史的风中,也义无反顾地倾沏柔情,绘一幅人间繁华。
  她是输家,输得一塌糊涂,一败涂地。可她爱,爱的失了心,最后才懂得了那个道理。
  先爱上的那人,才是输家,失败者。
  失败的落下终曲帷幕,她皈依在邺之下的土里,化为灰,却有一颗心,永远温柔地为那人跳动。
  君可记,曾有那一女子,其名曰甄洛,拥天下之绝美貌,谓洛神是也。
  君可见,那温柔一笑带过的世间所有风景,人貌,留下那空切遐想。
  如梦中的温柔光顾,只剩下落幕风华无限。

评论(2)
热度(10)

© 痴汉变态限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