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得像个痴汉怪阿姨

夜川众生门【一】

假名字假题目/原创cp龙套/班级向同人/垃圾思维写悬疑+垃圾智商想大纲=本文

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人都有它存在的意义。

众生门后,夜色一如既往。

无数个生命消逝,无数个生命诞生。

星光消失时,夜空有了它存在的意义,承载不可计数的死亡,承载数亿没有意义的疑问,催生新的白纸,一笔一画,歪扭地抹上乌黑的涂鸦。

作为这样的人,作为这样的生命——

我们的意义即在于诞生与消亡的那一刻。

星空闪烁、暗淡。

——————————————————————————

红霞今朝沉彼,明日蜕赤绕光赶路。

白夜落下云端,衔满天星坠落深渊。

“盛夏的七月,喧嚣,喧嚣。

蝉鸣,蝉鸣,打断了黑夜提醒。”

黑暗里,一个身影一闪而过。

它蹒跚地走到河畔,拿着树枝颤抖地试图在潮湿的土壤上刻画着什么。

漫漫的长寂拥着水花奔涌而上。

无人应答的SOS,成了最后的留言。

不知何处一声枪响划过天际,它回头看了一眼。

黑夜的边际透过一丝曙光,试图鲸吞那片夜空,游刃有余地朝河畔浮去。

它扔走了树枝,一跃而下。

水花腾地跃起,吞没它的沉默,冲去它的生命。

——————————————————————

蝉鸣蝉鸣。

警车鸣着灯,嗡嗡作响,红蓝交替成刺眼的光芒,包围住那个小小的河岸。

习以为常般,大家沉默着在现场走动,低声的交谈像夜里的呢喃。

轻巧的白布掩住黄色封线间藏着的尸体。

七月的盛阳炙热的光线交替,为白布无法遮掩的腐烂绿色蒙上一层淡淡的光晕。

空中传来恶臭难闻的腐尸味,叶川脚步一顿,心下作出判断。

情况不妙啊。巨人观化的尸体。

果然,还未走到尸体旁,副队长就走过来,对他讲述死者尸体的发现过程。

“死者已经死亡超过两天,完全巨人观化。在今天早上的时候,附近的居民路过这条河岸,发现巨人观尸体浮上水面,因此向警方报了警。”

“这条河岸附近人多吗?”

“不多。应该说是属于郊区,平时来往的人很少,是不容易被发现的抛尸地点。凶手也应该就是利用这点延长了尸体发现时间。”

“明白了。”叶川伸手拉开警戒条,“君旳,我去看看现场。”

君旳点了点头示意,叶川就从警戒条留出的缝隙中穿过,查看现场。

不同于死者的永远停止,尸体周围忙碌地走动着众多人,无声的工作总是有条不絮,并未被叶川迟到的出现而打扰。

“真不容易,”远处走过来一个女人,“休假回来第一天就碰上恶性案件,还是巨人观。”

“谁叫我们是公务员呢?”叶川对着老友笑了笑,“都是一条船上的,干不好这票,你也别想有带薪休假。”

“一条船更怕翻下水,一翻两条人命。”张忘情抬手撩了撩头发,“我们在查看死者的随身衣物时发现他的上衣口袋里有一个钱包,一个钱包,钱包里有一张学生证,上面写着名字叫钟生。”

  叶川仔细向前看了看,没错,学生证上用几个大字写着“XX大学——钟生”

  张忘情又翻开钱包,里面整整齐齐地摆着几张银行卡和一张饭卡,钱包里放着几百元。

 “你看,”她皱了皱眉,“虽然证明了死者身份,但是却排除了为财起意杀人的可能性。”

 “不排除其他可能性的话,还是等法医部那里传来结果再下定论吧。等我回到警局,再去一趟死者所在的大学,调查他的人际情况。”

 “好。”张忘情将那些证物收回盒中,回头对叶川答道,“等你的好消息和我迟来的休假通知。”

  “仇杀?自杀?”叶川半歪着头,看着桌上摆着的几张现场照片狐疑着。

  百叶窗微开,几缕阳光闯进办公室,俯在案上,亲吻着咖啡味的桌面。

  有个不合时宜的,荒唐的想法突然就冒了出来,

  “今天天气这么好,真不适合死去啊。”

  ————————————————————————

  

评论
热度(1)

© 痴汉变态限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