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得像个痴汉怪阿姨

FANTASY

原创cp/班级向同人/相当于原耽程度的ooc再加上垃圾一样的叙事文笔=这篇be文

黄粱一梦。冰冷到了极致。

请拯救我,离开世界。                   

无人回应,呼啸的鸣笛也独自走开。第三百六十次死亡,第三百六十天相遇。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是我。

也是他,背对着我。

“It’s just a fanstay.”

他坐在坟墓前,抚摸着我的脸庞,用被血色浸染的沙哑嗓音对我说。

“不要再奢望你无法得到的一切了。”

【它们本就不属于你。】

“人们在极度恐惧或者悲伤的时候,会产生幻觉,这些幻觉就像是真实的一样,除非被外力干扰,否则产生幻觉者就像活在了这个幻想世界一样。永远回不来了……”

像故事情节一样。我坐在桌前,旋转着笔,不就是英雄救美的情节吗?反正到最后肯定会有主角来拯救它的。

我看了看旁边的他,倒是仍然听的津津有味。

小孩子吗?挑挑眉梢,我看见阳光的余晖描摹了他的轮廓,蓝天白云,一切都很神圣而悠远。那一刻的他就像是坐在了离我遥远的地平线。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拯救你。我盯着他如星空璀璨的瞳眸。

只可惜我不是英雄,也不是主角。我连拯救自己,逃脱自己都做不到。

“请杀掉我。”

暮色深沉,吞没了夕阳的余晖。

再一次拉开序幕,我坐在黑色的森林中。

漆黑的一切。唯有眼前的大门,像一个标志,讽刺着我的来到。

地狱。

我的眼泪落在杂草中,融在黑夜中,没有意义,只是一种发泄。

我早就忘了一切了,我对自己说,第几次?第几句话?第几次开场?

早就记不清了。我要是能把这些都记下,还不如去记那些珍贵的过往,以防自己变得更加无知。没有了未来,忘却了过去。

“你又来了啊。迷路的人。”熟悉的声音和黑色的衣袍一同出现在眼前,“第几百次?你还记得你的意义吗?”

“第三百五十九次。你的灵魂深处在恐惧。”站在我身后的白衣用探究的眼神看着我,尽管我看不清他们的面容,但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在质问我。选择。

“我一直很好奇,人类,要如何舍弃自己的灵魂?”黑袍的恶魔蹲下,“现在我知道了,因为他们总是贪婪的,奢求着一切,奢求着死亡。”

“我背后是地狱,是冥界。”它伸出自己的手骨,“那里有你失去的一切。”

“要交换吗?拿你的一切。”它说,“我对你的灵魂总是很感兴趣。”

“……”白衣的天使看着身后的黑色森林。“虽然我无法左右你的思想,无法控制的你的灵魂。”它拨开后面的云雾,“我希望你能考虑清楚。是选择舍弃,还是选择重塑。”

“我对你已经死去的灵魂没办法了,也只有它能洗清你的罪孽。”

有什么好选择的?我的灵魂?我连唯一的他都没有了。

我嗤笑一声,“我的一切,都丢失在那扇门后面了。”

“但我要找回他。”我一定会的。

“请过来吧。”当地狱的大门打开,身后的两个人都不见了,门后出现了一个样貌清秀的女孩,用她空荡的声音,就像敲掉了螺丝一样无力。“我是引路人。”

准确的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喉咙拼接着螺丝的女孩。是人还是机器?我想着,不对吧,在地狱,只会有怪物才对。

包括我。

“请跟随我。这是最后的旅程。”她盯着我,笑得意味不明,“我们都是一样的。为造物主而生。”

“唯有你,像是个体。”她扭过头去看门内,“能告诉我吗?为什么”

“出现?”

我没有回答一个没有意义的问题。我为寻找而出现?也不尽是。

她也没有追问我,只是往前走。

前方只是黑暗,无穷的黑暗,无法驱散的黑暗。

我只是跟着她麻木地走着,看黑暗与黑暗交替,帷幕与帷幕重合。

我没有剧本,却知道台词。

“你是一个巫师。”我突然这么说出,似乎脑子中有这么一个印象。

“不,我是一个黑巫师。”她回答了我。

“我引渡过许多人,却从未看见像你这样的。一辈子都在迷失。”

“我死亡的那一刻,坐在地狱的门前,上一代引路人为了脱离这片苦海,诱引我成为了下一代黑巫师。”

“但我并没有那么痛苦。因为我乐此不疲。”

“我乐衷看他们的痛苦,因为这样我就仿佛还活着。是作为一个旁观者,而不是身处者。”

“但你已经丢掉了一切。”她转过身。

我看着她腐坏的面容,露出的齿轮身躯,喃喃间问道,“为什么?要对我说那么多?”

“因为我预感一切要结束了。”齿轮扎扎的跳着散落在地上。

我踏着它走过,轻轻拂开面前的黑暗。

————————————————————————————

想死是一种甜美而苦涩的感觉。

明明卑微到尘埃里,却妄自拥有世界。

他的眼中不再有明月星尘,不再有流光转瞬。万花镜悄然盛开,肢解一个梦,破碎教堂彩窗上透过黑暗的琉璃。

高坐看台的宿命结了果,织上梦境的围笼,添笔作画。

我们——

我——

人果然是单数的生物。

————————————————————————————

死亡是一种守恒而轻纵的流失。

因此不再有时间与梦魇打扰出口的门扉。

火轻易地烧着。

黑暗被谁轻轻拂去,身后的齿轮化作铜水去往地底。

我看见他站在云后,瞳孔映出我的身影。

我找到你了。

即便化作深渊,只要能拥抱你就好。

————————————————————————————

“人类。”

即便黑暗成了你我的归宿。

我依旧想拥抱你,拥抱这个世界。

数十亿的个体中,带着刺的生命互相依偎。

即便相拥会刺伤彼此,即便一辈子终会离去。

人,是单数的生物。

爱却成就了众多加减法——

“1+1=?”

  “0”

【ZERO】

归零——

评论
热度(1)

© 痴汉变态限定☆ | Powered by LOFTER